弘揚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法義、建立佛教正知正見的平台,行者聞思修,福慧行,最終成就解脱!

2016/07/14

On 下午10:21 by 暇滿小編 in , , ,    No comments

大家知道獵人狩獵的一個方法就是挖個陷阱,在陷阱上做一些偽裝,上面吊著誘餌,誘餌可以是一隻兔子,或一隻小羊羔。整個陷阱和周圍環境沒有分別,因而獵物如虎如豹毫不察覺又飢餓難耐,當然會不顧一切地奔向牠的獵物,向獵人的餌上撲。這一撲,上當了,撲通」一聲!掉進陷阱,性命不保了!
獵人的狡猾,獵物的無知與貪欲,是這齣狩獵戲成功的要素。人類社會自古以來,人吃人,人算人,未嘗不是如同一齣狩獵戲,未嘗不是陷阱處處。不說自己求生路上的點點滴滴,只說這二三十年為求解脫之道,最為驚險的一幕。雖然我早選定了學佛修行這條成就解脫之路,但是因緣關係,並沒有,也不主動去尋求皈依、拜師。期間我會好奇地收羅一些有關氣功的書籍,看得最多的是一群附佛外道的書,一度還認為它也是佛教,並接受了它的說教而犯了不殺生戒。佛說六道眾生平等,六道眾生皆我父母,它卻說蒼蠅、蚊子、蟑螂都是害蟲,人人得以誅之。實在說,十幾年前,自己還沒皈依,既沒有上師可親近,也沒有同修的互相鼓勵和督促,六道眾生平等、六道眾生皆我父母的思想並未真正紮根於八識田中,於是任由瞋心膨脹,又開始打蚊子,打蒼蠅,滅蟑螂。真是罪業深重啊!如果不是因緣所致,我可能還在迷途中,哪會遇上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,真正皈依我佛,而走上正確無偏的學佛之路。我這一曲折的歷程,不就是掉進一個陷阱嗎!一個陷阱要能發揮效用,無論是狩獵的真陷阱,還是現實生活中的「陷阱」,都有一個共同特點,靠的是偽裝。這是外部環境,而它能起效用的另一決定性因素是獵物的無知和貪心,動物如此,人也如此。上例中,自己的無知,表現在無正確知見,不能識破偽裝,同時,自私心瞋心起,就差點一失足成千古恨。
自從皈依我佛後,從恭聞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中,逐漸有了一點正確的知見,逐漸能辨識赤裸裸的邪見,也多少能辨別偽裝下的邪惡知見,因而看到學佛路上真是陷阱處處!舉兩個例:
(一) 內地兩年前在各網絡上廣為流傳的文章,內容是:觀世音菩薩成道靠的是「布施」和「禪定」,告訴大家可依此而成就。文章作者當然是以學佛者、佛弟子自居,推銷其謬論,迷惑性很大。也許有人會問:「布施」和「禪定」有錯嗎?如果在六度萬行中,做為六度之一之二,看作整體的一部份,那就沒錯;把它從整體中單獨抽出來,就出問題了。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進、禪定、般若六波羅蜜缺一不可。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「菩薩以什麼法而修?是六度齊修,也就是布施、持戒、精進、忍辱、禪定、智慧,每一樣都不缺的去修,…」(摘自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『藉心經說真諦』第169頁)。只修布施和禪定,而不持戒,不修忍辱,能修得起來嗎?能出智慧嗎?當然不能!必須依佛陀所示「每一樣都不缺的去修」,菩薩也不例外。
(二)還有一例更離譜,網絡上傳得更廣,說「可以不信佛,只要有佛性」,同時解釋說「佛性就是慈悲心」,長篇大論的說一通。如果不是迷惑了一群人,包括初學佛者,我就不會在幾個渠道看到這篇害人不淺的邪說。佛說「六道眾生皆有佛性」,但邪說卻否認這一點,因而才會說「只要有佛性」;其次邪說泡製者偷換概念,硬是把佛性定義為慈悲心。何為「佛性」?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許多場合說法都說過類似的法:「你們在座的個個都有佛性,佛性就叫本來面目,也就叫法身,也就叫如來藏心…」((摘自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『藉心經說真諦』第56頁) 。佛性哪裡是邪說泡製者說的慈悲心?邪說就是善於用佛教名詞,用張冠李戴、偷換概念、斷章取義的手法,偽裝自己,欺騙蒙蔽善良而無知的學佛者。
佛陀是三身四智圓滿的覺者。我們要出離輪迴,只有依佛陀的教義,依教奉行,才可能成就解脫。當今末法時期,妖魔猖獗,我們要提高警惕,並認真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法音,樹立正知正見,才能分辨正邪,才不會被妖魔所迷惑,掉進牠們所設下的陷阱,而斷了自己賴以成就解脫的慧命。因此我們怎可以不信佛!怎可以不挺身而出去護法!


—匯流

更多學佛資訊 :




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